页面载入中...

新型冠状病毒会殃及全球经济股市?外媒:影响有限

  人家其乐融融的一个豪门夜宴,人家苗苗不知道多开心呢,还用得着你关心脚冷不冷、地板凉不凉,那么大一个豪华别墅会忘记装地暖吗?别说脚不冷,就是脱光了身上也不冷。少操点豪门夜宴的心,多关注一下明天大白菜又要涨几毛。至于很多人说“冯小刚未必小人,陈道明确实君子。”我觉得大家想多了,真要下个结论,我说“冯小刚就是真小人,陈道明也不是什么君子”,可我觉得没必要这么讲,干嘛非得在一个没头没尾醉意朦胧的视频里给几个娱乐人物下个严肃的定论呢?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好习惯,这是国产伟光正电视连续剧资深收看综合症。

  那一夜,苗苗表演的是一曲健康的交易舞,豪宅里上演的也是一场正直友谊的饭局,这是人民需要知道的。此外,人民还需要知道,古往今来的饭局,没有一个纯粹的,就连你爸你妈喊你回家赴饭局也都是为了天伦之乐。皇帝的饭局,为了杯酒释兵权;项庄舞剑的鸿门宴,意在沛公;曹操煮酒论英雄的饭局,意在考察刘备而刘备也给曹操上演了一出孙子戏;西门庆宴请梵僧的饭局,说白了,无非就是冲着梵僧的春药而已。在上了七道滋补大菜之后,梵僧赠与西门庆百十粒药丸,按他自己的说法是“快美终宵乐,春色满兰房、赠与知音客,永作保身方!”这吃的也是饭,局的却是春药。

  饭在锅里,我在床上;饭在局里,我在桌上。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饭局上都是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多理解啊。小宽老师曾写了一篇文章,惹怒了很多女性,《一桌没有姑娘的饭局,还能叫吃饭吗?》,他认为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我觉得说得挺对,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把女人怎么样,把女人吃了吗?虽然陈晓卿老师一直说最好吃的是人。有女人的饭局,就像小宽说的那般,“那顿饭吃的如高山流水,如绕树三匝,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如温泉水滑洗凝脂,如春宵苦短日高起,如一树梨花压海棠。”不过情感还是不宜霸气外露,点到为止,“恰到好处,最难将息。”同时,广大女性也大可不必像遇见流氓一样,世间伪君子这么多,我们演一回流氓又如何?况且饭局上的妹子又不是我们绑架而来,我们货真价实明码标价,她们挑肥拣瘦去伪存真。

  饭局从来都是政治色彩浓厚的“政&治”局,就像床局一样,它不再是单纯的身体交流,而要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就像当年的吕不韦和太后一样,床上的身体素质和他的政治素质紧密挂钩,床上的时间犹如他的政治生命。一旦床上的局面出了问题,在政治局面上也要出问题,这不是单纯的性能力问题,而是极其严重的政治问题、思想问题、忠诚问题。由此可见,越是高层的局,意义越深远,关系越复杂,就像西游记当中神仙的饭局一样。

  莫言用现场嘉宾罗季奥诺夫举例认为如果可以的话他就称呼其为小罗,这就是把一个外国人的名字进行了中国化的处理。

  “文学翻译实际上是翻译家和作家之间一种‘语言搏斗’。”莫言说,每个作家的语言都各有特色和自己的风格,对于翻译家来讲,第一就是要把文本“吃透”,熟悉得像自己写的一样,“吃透”有难度。在翻译过程当中,可以做一些技术性处理,既还能够忠实于作家本意,又可以让西方读者更易于接受。

  俄罗斯汉学家罗奥季诺夫现场表达了自己“吃透”的看法。“‘吃透’译成俄文要怎么说?我想到一个词,但是它又要再译成中文,应该不是‘吃透’,而是‘啃透’才比较恰当,还可以是‘喝透’。”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新型冠状病毒会殃及全球经济股市?外媒:影响有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